| | 欢迎投稿:1847691820#qq.com
您现在的位置: 屏南新闻网 >  传统戏曲
传统戏曲
年味里的戏事
2018-03-13 16:06:46 莫沽 来源:  责任编辑:璃语  

元宵节后,鞭炮声渐远,春色渐浓,山里人忙于农事,大山里的戏班偃旗息鼓,自由解散。戏事得暂且告一段落了,可是戏事带给山里人年味的快乐仍然和着农事的曲调一圈圈地荡漾着,延续着。

在那交通闭塞,信息不灵,物质匮乏的年代,戏曲成为山里人首选的娱乐方式,山里老少皆能哼一两句、露“一两手”。秋收过后,仓满库实农事敛;寒冬降临,走门闯户年味浓。吃饱休闲,库盈贺冬,正是山里人娱乐的好时光。此刻,“头人”便会不失时机地越过大山请来戏师傅进行排戏,大山里村村如此,哪个村也不愿意落后。鼎盛时期一个近千人的小村庄常拥有两三个戏班。随着逄逄锣鼓声的响起,大山里村村都沸腾了,吹拉弹唱之声不绝于耳。师傅请来后,“头人”便安排其挨家挨户地轮流吃饭,并召回戏班原班人马,再增添些新生力量,接着整理排戏场所,如寺庙、大厝等。一切准备就绪,只等师傅一声令下,便开始排戏了。

漈头平讲戏

排戏时期是山里人最快活舒畅的日子,参与的只管埋头苦学,未参与的老人、妇女和一些又壮又憨的汉子就围着看热闹,他们可以自由地谈笑,还可比划着哪家媳妇最俊俏,哪个妞演得最好。此时,难挨的岁月就会不知不觉地飞逝。对于孩子来说,排戏比真正的演出更有看头,因为戏多在夜晚演,且一场戏要耗时几个钟头,玩了一天的孩子到了晚上多已困倦,看不了多久就睡着了,而排戏的时间短,形式也自由多样,正合他们的口味,师傅前面教,演员后面卖力学,孩子们则象幽灵一样躲在一旁叽噜着跟来跟去地学。此时只要没有妨碍排戏是绝不会挨骂的,因为他们都是后备军,未来的“顶梁柱”。因此一场戏排下来后,许多孩子对剧本已能倒背如流,成了戏曲“小行家”。一些日后上城里读书的孩子,常会在班级联欢会或校文艺晚会上露“一两手”,惹得城里的孩子羡慕不已。

提线木偶

提线木偶

提线木偶

不久,演员们对自己的角色已轻车熟路,“头人”便选择吉日在村里试演三日,获得成功后,就轰轰烈烈地拉去邻村演出。此时已近年底,正是看戏的好时光,稍有名气的戏班各村争先邀请,有实力的大村庄能在“三天年”请到好戏班,让全村人过足戏瘾做大年,没有实力的小村庄只好请些小戏班,这些小戏班人手少,有些演员一人要演多个角色忙得不亦乐乎,只是声音经常沙哑,只好请后台的配音了。

戏班出村演出是整个村子的荣耀,每次,村里都有许多男女老少追随到邻村看自已村戏班演的戏,并饶有兴趣地给邻村的亲友介绍各个演员的绝技。一次,我与堂妹也跟随在大人们的身后呼啦啦地跑到邻村钱厝去看戏,一路上,又爬岭又过田埂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老剧本

刚进村,就被已入学的小表舅看见了,就拉着我与堂妹到他家,表姨婆蒸了两个红蛋,炒了一碗甜豆子,笑眯眯地将我俩的小口袋装得满满的,豆香立即溢满了老屋。小表舅站立在一旁露出羡慕的神情,我抓了一把给他,他伸手想接,只听“叭”的一声,表姨婆粗大的手重重地打在他的小手上……小表舅有功劳也有苦劳,豆子没吃成,还挨了一巴掌,我不知道小表舅疼不疼,但我的心里却有一阵隐隐的痛。

马来西亚演出《甘国宝假不第》

夜幕降临,气灯丝丝响起,平时空荡荡的祠堂此时挤得水泄不通。锣鼓声中,台上与台下的人相互对看着取乐。小表舅牵着我与堂妹的小手,快乐地穿梭在人堆中,我们都成了自由的人,都使劲地把豆子咬得格格响,让豆香尽量飘得高远些,神气极了!不知不觉间锣鼓声停了,戏幕落下,刚刚还吵吵闹闹的乡村犹如经历了一次短暂的退潮而突然间变得无比宁静,我与堂妹紧紧地踩着大人们的脚步。过田埂,把水田里大如盘的圆月抛在身后;下石岭,两三阶并成一阶走,石阶一下子变短了。不一会儿,我与堂妹都到家门口了,母亲长嘘了一口气,让我俩抬起头看看月亮,皓月当空,夜已深了,这是我幼小记忆中最短暂、最美丽的一个夜晚。

这一年,我到了入学年龄,父亲带着我离开老家进城上学。此后,我再也没有见到小表舅了,如今连小表舅的长相都模糊了,但那一巴掌却依然清晰,如眼一睁开就能看得到鼻子一样。

戏班外出演出,除了交流外,还可混得好伙食,另有大红包一个,没有名气的戏班除了红包小些外,其它待遇同等享受,若能在大山里演红的,则可以拉到山外演。六七十年代,大山里有好多戏班都上过省城演出呢!

过完元宵节,“头人”会将演出所得红包收入分发一部分给演员,剩余部分作戏班费用,一年一度的戏缘即将结束。当人们还津津乐道于戏,陶醉于戏时,突然“轰”的一声春雷巨响,震得整个大山都苏醒了,人们这才慌里慌张地找来锄头、锛刀、犁耙等农具忙农事去了,戏班不解而散,乡村的戏生活在古老的年味中周而复始。

如今大山里村村通公路,高档家电齐入户。村民的主要话题是劳动致富,上网、看电视、唱歌、跳舞等现代化娱乐已取代戏曲,成为村民新的娱乐方式了,大山里的戏班逐渐消失。近几年来,在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和挖掘下,大山里又有一些戏班开始活跃,有些剧种还被戏曲专家誉为“戏苑奇葩”“戏坛瑰宝”呢。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